当前位置:涞源在线 > 一周体坛论语|生命面前,一切热爱也只是过眼云烟

一周体坛论语|生命面前,一切热爱也只是过眼云烟

  客户端北京5月23日电(张一凡) 这几天,一位年轻女孩生命中的最后一跳,让翼装飞行进入更多人的视野。人们惋惜痛心同时,也试图去了解这项极限运动的魔力、危险以及背后的故事。
2019翼装飞行世锦赛穿靶赛决赛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举行,参赛选手以超过180公里的时速挑战“人箭穿靶”。。 胡英 摄 2019翼装飞行世锦赛穿靶赛决赛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举行,参赛选手以超过180公里的时速挑战“人箭穿靶”。胡英 摄

  客户端北京5月23日电(张一凡) 这几天,一位年轻女孩生命中的最后一跳,让翼装飞行进入更多人的视野。人们惋惜痛心同时,也试图去了解这项极限运动的魔力、危险以及背后的故事。

  无论是为了追求什么,最终这位女大学生还是因为她热爱的极限运动失去了年轻的生命,甚至连降落伞都没能打开。为了自己多年的梦想以及爱好,一位20多岁正值青春年少的少女就此消失。

  在媒体的关注下,这项危险而又刺激的极限运动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在不少人眼中,似乎用生命去冒险,换取那一刻的快感非常疯狂,甚至有些难以理解。

翼装飞行 翼装飞行

  “因为你知道在那一瞬真的是在面对生与死的问题,你会真正体验到全神贯注,痛苦和危险,这是人类情感中最为有力的。只有无数次接近死亡,才能找到生命的真谛。”

  从这段翼装飞行爱好者的“感言”中不难发现,在追求极致体验的这条道路上,危险甚至是死亡难以避免,却也是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。

  这项实现人类飞翔梦想的极限运动,也被一些人认为最接近死亡:2011年,32岁的加拿大“飞侠”迈克尔-昂加尔在美国加州发生事故遇难;2013年,41岁的马克-萨顿在阿尔卑斯山脉瑞士和法国交界处身着翼装跃下直升机遇难;2013年,曾获多项荣誉的匈牙利翼装飞行运动员维克多-科瓦茨在天门山试飞时遇难……

国外翼装飞行失事画面。 国外翼装飞行失事画面。

  在这些冰冷的新闻背后,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此离开人间。从专业的角度而言,很少有人比他们更了解翼装飞行的危险,比他们更懂得安全的重要。为何在意外频频的情况下,仍旧有这么多人,最终给世间留下了一声叹息?

  无一例外,这些遇难者都是旁人眼中的“业界高手”。但哪怕再高的技术,也无法避免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风险,而这微不足道的概率,足以让人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  从上面这则国外翼装飞行发生事故的视频来看,在原本“四平八稳”的飞行下,一次突然的风向变化或者装备故障,就足以让滑翔翼从几十米的高空直线下坠。在坠落的那一刻,虽然无法拍到遇难者的神情,但通过镜头的剧烈抖动,似乎让人看到了恐慌与无助。

失事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飞画面 失事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飞画面

  据国内媒体报道,酷爱极限运动的这位女大学生在参加活动前签了“生死状”,在此之前还签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。换言之,对于死亡,她早有预料,早有准备,但她选择了“向死而生”。

  尽管不能因伤亡率高而否定极限运动,但如何尽可能避免伤亡及其带来的影响,则是一个严肃而现实的问题。极限运动者可以“为自己而活不后悔”,但任何人都不是独立的存在,“活出自己”和有可能留下的伤痛,永远是在挑战极限的路上需要辩证的命题。

  在2020年席卷全球的疫情面前,人们再一次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。病毒肉眼难以察觉,但每一个人都面临潜在的威胁,难以置身事外。生命可贵的道理,在这一刻愈发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芒。

翼装飞行 翼装飞行

 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胁,利物浦主帅克洛普说:“我们永远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让任何人处于危险之中。我们热爱足球,这是我们的工作,但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。”

  如果没有疫情,可能利物浦已经早已得偿夙愿,拿下首座英超冠军奖杯。只要你是一个球迷,就明白克洛普的球队对英超冠军的渴望。而此刻,他们比以往更加接近这个目标。但在生命健康面前,球队几代人的努力、几十年的等待都显得有些微不足道。

  冒险是人类的本能,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着历史的车轮向前;人的一生中,难免会有挑战自我的想法。但无论何时,所有人都必须保持着对生命的敬畏之心。生命面前,热爱真的没有那么那么重要。有时候一念之间的决定,造成的结果将难以弥补,留给至亲之人的,则是刻骨铭心的伤痛。(完)

【编辑:岳川】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